YUII_三日鶴沈迷

喜欢粘土人的铲屎官参上

[三日鶴] 時忘人

三日鶴 碎刀注意 玻璃渣 腦洞來自Kaito「時忘人」有改 完結

鶴丸國永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昏暗下來了。最後的記憶是遇上了檢非違史,他在斬殺了面前敵人的同時聽見三日月的聲音,似乎在說「後面」之類的話,緊接著他就被一陣如同撕裂身體的疼痛貫穿,失去了意識。然而似乎運氣不算太壞,再次醒來時,他在本丸的附近,看看天色,似乎還來得及回本丸吃晚飯。只是——「啊啊這群混蛋,居然丟下我一個人先回去,這可真是嚇到我啦。」鶴丸伸了個懶腰,「這難道是對平時驚嚇的報答嗎?不賴嘛。」他一邊在心裡暗罵著那些隊友的不厚道,一邊站起身來往本丸走去。
本丸裡靜悄悄的,似乎都沒有人在,那群吵吵鬧鬧的短刀們大概是被審神者派去遠征了,都沒有在本丸裡跑來跑去。審神者也不在,大概是回到自己的世界處理事情去了,鶴丸熟門熟路地摸到本丸的廚房,準備給光忠一個驚嚇,順便拿一點團子吃吃——剛剛醒過來總覺得需要補充一點體力吧。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那個自從展示了做飯能力之後就被審神者日日留在本丸擔任廚師的光忠居然也不在,審神者難道也把他派出去遠征了嗎?今天晚飯到底還準不準備吃了啊!鶴丸一邊這麼想著,一邊轉而走向了浴室——不能吃飯,還是先洗個澡好了,畢竟在野外睡了一覺,自己現在肯定灰頭土臉的,那可就不像鶴了呀。
雖然浴室也沒有人,不過還好供水是正常的,鶴丸舒舒服服地泡了個澡,平時本丸人口眾多,想要泡澡就得提早去,但鶴丸永遠是閒不下來的性子,剛洗好可能就要跑出去躲在樹叢裡面嚇人,於是好不容易洗乾淨的身體又沾上樹葉和泥土,所以鶴丸每天都拖著到後面洗澡,也就失去了泡澡的樂趣。不過今天,他得意地想著,偶爾出現這種其他人都被派出去遠征的情況也不錯。
泡好澡換上一身乾淨的內番服,鶴丸哼著小曲兒往房間走去,他和三日月交往之後,審神者索性將他們調到了一起住。想著要怎麼嚇三日月一跳的鶴丸還沒決定要以怎樣帥氣的方式出現,他就已經走到了臥室門口並且一把拉開了房門——大概是思考得太入神,身體已經先於思考做出了決定,現在的他看上去一定超普通的,鶴丸有點失望地想著,卻發現三日月竟然正在睡覺。這老爺子還真越來越像老頭了,竟然開始有了午睡的習慣嗎!不過這對於剛剛沒有做好嚇人的準備就開門的鶴丸來說倒是件好事,他盤算著等會兒三日月醒來的時候怎麼嚇他,眼睛一掃便有了主意,一轉身躲進衣櫥去了——等會兒三日月醒來的時候,自己就從衣櫥裡跳出來嚇他一跳吧!
沒過一會兒,透過虛掩著的衣櫥門,鶴丸聽見三日月起身的聲音,聽見他整理衣服,拿出自己的太刀——這老頭,明明自己能穿好衣服,居然還每天叫他幫他!鶴丸憤憤地想著,正要跳出去嚇他,卻看見三日月把一個雪白的東西握在手裡,轉身打開了寢室的門。居然都沒注意到我啊,鶴丸拉開衣櫥們準備結束失敗的驚嚇,卻只看見對方走出寢室的背影。
但明明是在本丸裡,為什麼三日月要穿狩衣、還要拿著刀?鶴丸想不明白,而且他剛剛拉開櫥門的聲音那麽大,為什麼三日月沒有聽到回頭看他?他的好奇心簡直要把自己逼瘋了,只有跟上三日月的腳步這一條路可以選擇。
遠征的部隊似乎都回來了,但是每位刀劍男士都神情凝重,他們沈默著,連走路都不怎麼發出聲音,鶴丸覺得這個本丸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大事,然後他看見審神者紅著眼睛攔住三日月,他們倆輕聲說了什麼鶴丸沒聽見,但他看見審神者哭了出來卻沒有繼續攔著,三日月自己走出了本丸的大門。
鶴丸一路跟著三日月往前走,他走得很快,根本不像平時那個慢慢悠悠的老爺子,就像是有什麼一定要完成的使命一樣,他走得很堅定又決絕。終於停下來之後,鶴丸看清了周圍的環境——那是他們上午出陣的地方,鶴丸記得就是在這裡受到了檢非違史的攻擊,然後的事情就像做了一場夢一樣,而現在他又踏上了這片土地。
檢非違史出現了,三日月一個人對著六個和自己不相上下的敵人,沒有顯示出一絲一毫的擔心,卻好像放心了一般地抽出太刀,毫不猶豫地砍向敵人——「喂三日月!你瘋了嗎!這可真是嚇到我啦!」別說是三日月,就算是戰力超強的螢丸或者攻擊範圍最廣的岩融都不能夠一對六,除了三日月瘋了,鶴丸得不出任何其他的結論。

但是——

無法發出呼喊。
聲音似乎被剝奪了,鶴丸努力地張開嘴想要說話,卻發現自己沒有辦法發出哪怕一點聲音。終於實實在在體會了一次驚嚇的鶴丸竟然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而那邊的三日月已經中傷了。這個麻煩的老頭子啊!鶴丸皺著眉頭準備抽刀上前,卻驚訝地發現自己腰間的太刀不在了。一下體會了兩個超級驚嚇的鶴丸覺得自己快死機了,卻忽然想起來付喪神不能夠理本體過遠否則會被強制帶回本體旁邊,而如今他從本丸跑到這裡來卻沒有被強制帶回,也就是說——
像是要確認而又不敢,他慢慢抬起手,放在自己的左胸——好不容易熟悉了的人類的身軀,這裏卻似乎,不再跳動了呢。
「哎呀哎呀,確實嚇到我了⋯⋯」怕是在第一次來的時候就已經碎刀了吧,鶴丸這麼想著,所以一切就都解釋通了,其實並不是本丸沒有聲音,只是他已不再活著,聽不見現世的聲音罷了。本丸那麼凝重的氛圍只怕也是因為自己碎刀而起,審神者的眼淚也是為他而流,而三日月⋯⋯三日月!如果不是瘋了,那還有一個理由能夠說通,他想殉情。和奪去了鶴丸生命的敵人戰鬥、像鶴丸一樣地死去,這樣或許還來得及找到已經去了另一個世界的他。真是個不讓人省心的老頭!鶴丸這麼想著,雖然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沒有去到另一個世界,但回頭看見了已經重傷的三日月。鶴丸國永沒法再思考,下一秒鐘身體已經先於理智擋在了三日月面前。
檢非違史的劍落下來,鶴丸閉上了眼睛——也不知道這樣做有沒有用不過讓他眼睜睜看著三日月送死他絕對做不到,在意識消散的最後一刻他忽然想起以前跟三日月喝茶時候說的閒話,他說:要是我哪天碎刀了去了另一個世界怎麼辦?三日月注視著他,聲音溫柔:那我就用思念把鶴留在身邊,讓你哪裡也去不了。他記得當時自己羞紅了臉,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問這個為老不尊的傢伙這種問題,然而現在——
三日月你這傢伙,明明做到了,幹嘛還要違約呢⋯⋯

评论

热度(11)